义云高大师受陷害真相

https://wp.me/p9vep8-ti

0

2008年4月3日,一本名为《多杰羌佛第三世》的宝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官式赠书活动中,经由国际佛教僧尼总会赠予美国人民,也透露了一个震撼人类的消息——“原始报身佛多杰羌佛第三世降世人间了!”,这个应世佛陀就是著名的义云高大师。但另一面,义云高大师也是曾被大陆广东公安通缉的“骗子”。事实真相又如何呢?

这起倍受大陆、台湾关注的“义云高巨额诈骗案”只有两个受害人,其中一个便是台湾女商人刘娟女士。从大陆地方媒体不负责任的报导,不难看出这样的陈述:“……义云高的同伙又以同样的伎俩诱使台湾商人刘娟拜义云高为师。随后,义云高称刘的丈夫有灾难,要刘捐出其收益的1/5作为供养,才能消灾保平安。……于是,刘决定照办,将130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吴文投的帐户,将58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刘志红的帐户。”

但有趣的是,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义云高案前,2003年5月20日,刘娟女士就写了一份《发自内心的陈述》寄给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及相关部门,揭露了事实真相。以下是全文:

发自内心的陈述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及相关部门:

我叫刘娟,前年,深圳公安说义云高大师是邪教,是诈骗集团,我知道公安到我妈家找我之后,我就非常地害怕公安,我和我丈夫柯伟曾经被抓去坐了一年多的冤狱,吃尽了苦头,特别是广州公安用“穿针戴镣”的酷刑,把我的双手用手铐锁在大腿下,痛苦得无法形容。根据我们在牢里的经验,如果不顺着公安的意图去做,我们的下场会生不如死,今天想起来我身都还发抖,我想,我和柯伟都拜了义大师为师,大师又喊阙道秀等人帮过我们,说明我们的关系密切,公安肯定会再来找我们,为了不受牵连,我跟柯伟研究了一套办法,把我们说成是被害人,说义云高大师他们一伙诈骗了我们几千万,具体情况由我说,说多了怕不吻合,只有这样才避免了牵连我和柯伟再进监狱。

2001年7月1日晚上,深圳市公安人员找到了我,当时大约有10位左右公安人员,包括有省公安厅的,他们对我软硬兼施,我确实感到万分恐惧,真害怕再被关起来,我就按照原先与柯伟商量好的说法,编了一个义大师要我们十分之二的得销利润的事,还好把跟吴文投合伙做生意的1880万元栽在义大师身上。当时,由于实在太恐怖了,所以公安要我怎样说,我就怎样说,按公安的意图说了很多不是事实的话。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无中生有的说法,严重陷害了义云高大师,义大师道德高尚,无私的人品使我想到就难过,我确实不应该无中生有地伤害这样的好人,我自己良心不安,我刘娟要做一个好人,不做坏人,所以,今天来实事求是的澄清事实真相,特说明当初被公安问我的口供,我所说的关于义大师的事情不是事实,义大师从来就没有诈骗过我们的钱,我们主动给他的钱,他都坚决不要。

我曾经在公安面前说了不真实的话,我现在绝对不能再讲假话了!现在,这个案子马上就要审理,在未进入司法程式前,不能作伪证而造成违法犯罪,因而,我今天必须在此作出真实的陈述。

以上陈述完全属实,本人愿意负法律责任!

刘娟

2003年5月20日

梁瑞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