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 每一幅都叹为观止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

山水画直接是中国哲学的文化形态,古代画家董源、巨然、宗炳、郭熙、黄公望、石涛、八大山人等历代先贤无不以山水画来表达自己卓尔不群的精神境界。

国画,尤其是山水画,与应物象形的西方绘画迥然不同,画家俯察天地万物、仰观宇宙浩瀚、以心化境、用书写式的笔墨再造胸中丘壑山水、书胸中之意韵,写天地之浩气。酣畅淋漓的笔墨之下,生成内美之心相,通过绘画语言展现物我一体的精神境界。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䢺江远眺》

看一幅国画的优劣首先要看画家的笔墨质量,可以说离开笔墨功夫就没有国画 。笔墨质量对于国画的重要性,如同细胞对于生命。山川丘壑林泉人物,无一不依靠笔墨来实现。所谓骨法用笔,就是画家在画面中的勾勒皴擦点染。《䢺江远眺》是一幅底蕴甚深,意境清奇的山水画,整幅画以篆籀之笔、积墨之法而成画。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这幅山水画,用笔苍辣自然、笔力遒劲超凡;墨色的干湿浓淡层次分明、节奏明快;简洁的山川结构与舒朗的款识,构成画面丰富生动的气韵,画面气息让人心旷神怡、荡气回肠,画中的笔墨质量尤为让人叹为观止。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远客朝圣》

《远客朝圣》是一幅烟水苍茫的现代山水画,暖绿色的山岚之间隐约有茅屋村舍、小路桥梁,小桥之上有一醒目的红色,那或许就是长途跋涉的朝圣远客吧。画面苍润的暖绿与红色形成强烈的对比,暗合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美学典范。其意境既古雅深沉又具有浪漫现代气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山谷悬楼》

淡墨劲笔的尽情挥洒,使《山谷悬楼》整幅画面大气磅礴、气脉贯通。大写意的笔法形成苍润的笔墨质感,构成浓郁清新的意境。山谷之中有三两间高悬的楼舍,仿佛居住着绝世的高人,如烟似雾的一带远山,带给人无边无际的遐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飞泉独舟》

《飞泉独舟》是一幅少见的山水画极品。厚重的积墨层次分明、遒劲的线条力透纸背、酣畅淋漓的水墨与飞騰跳跃的线条相得益彰,真可谓墨不压线,线不碍墨。在浓重华滋的墨色烘托之下,其画面意境清奇袭人。画面之中有一奋力撑船的渔父,似乎又要去笑傲远方。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毫端入圣》

松动的笔法中透着苍劲与浩然之气,山石如飞白,林木如篆籀。《毫端入圣》这幅山水画,笔墨在起承转合间任意挥洒,或许画者的思绪随着笔意已进入无我两忘的状态。此刻,心境已超然离尘、毫端如圣。然而,就是这心无挂碍的尽情挥洒,却使华滋浑厚的苍山秀水自然呈现在我们眼前。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熊尔山》

这是一幅具有现代气息的山水画精品。潇洒的笔墨,牵引着蜿蜒曲折的山势,仿佛朝我们款款而来,然而奇妙的书法款式横截其间,如一声棒喝,使流动的山势戛然而止。《熊尔山》整幅画面笔致凝练如金石、活泼如龙蛇、设色淡适古雅;山石轮廓粲然流畅、气韵弥漫;山势虽不奇峭耸拔,但却浑厚苍莽。笔锋墨韵之下,烟霭浮漾,草木华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群山望舟》

仿佛是暮秋气象,萧瑟的云水间,笼罩着清冷的薄雾。透过群山远望,有三两只渔舟正在起锚远行,《群山望舟》那凄清苍凉的意境,不禁让人心生悲凉,悲悯这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艰难地生存着……这或许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心的真实写照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当代的艺术巨匠,从少年时代就涉足绘画艺术。祂或以天府之国的山水,或以自然为景写生,或融家乡风情于笔下。时至青年时代,祂的写生足迹遍及祖国名山大川。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笔墨为媒介,从学术的角度创造并奠定了国画在当代世界艺术中的地位。

文/佳林

朗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