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秋山春回》即深沉高古又清新奇丽

《秋山春回》

人类的文化艺术,每天都在日新月异地向前发展,绘画史如同一本永远也翻不完的台历,时刻都呈现着转瞬即变的文化形态,看似意象纷呈的各种绘画形式,却往往承载着千载文脉的余韵,不断为美术史增添新的篇章。当代有些名副其实的绘画大师的艺术作品,往往既具有很深的传统文化根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与创新。

 

《秋山春回》

《秋山春回》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创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山水画作品,画面以松动遒劲的逸笔,毫不费劲地挥写而成。此画可分为三部分,前景是溪岸垂柳;中景仿佛是从沉睡中刚刚醒来的苍山;远景是如烟似雾的山峦迭起。画中垂柳以浓墨干笔,用篆书笔法勾勒书写而成,柳絮树冠则以花青淡绿皴染而成。溪岸以赭石色为墨,以拖带之皴法画成;中景山石以荷叶皴法并用水分较大的色点在山体上点苔,爽利的线条与多层次的墨与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棵棵烟柳沿着溪岸饶着山势向高远淡去,同远山融为一体并在画面中形成S形的构图;在烟柳的掩映之中有三两间青瓦房舍,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生命的源头自己故乡里的那些事,无边无际的儿时记忆顿时涌向心头……

 

《秋山春回》局部

溪流中有几只小舟,舟中的鱼人有的在攀谈、有的在喊着号子、还有的在唱着春天的歌谣,他们在这风和日丽的阳春三月又要撑杆远行。整幅画面童真烂漫,其意境既深沉高古又清新奇丽,如果作者没有高洁的思想品质与深厚的文化笔墨修养是很难画出如此脱俗的山水画逸品的。

 

《秋山春回》局部

德国的伟大作家歌德曾经这样说过:“像一切美好的事物一样,道德仿佛是上天的赐予。它不是人类思维的产品,而是与生俱来的美好品格。它多多少少是一般人生来就有、但只是在少数具有卓越才能的心灵里得到高度显现。 这些人用伟大事业或伟大学说显现出他们的神圣性,然后通过所显现的美好境界,博得人类的普遍认同,以此来有力推动人类文明的普遍提升。”

文/若实

朗墨

信愿行

广告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 每一幅都叹为观止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

山水画直接是中国哲学的文化形态,古代画家董源、巨然、宗炳、郭熙、黄公望、石涛、八大山人等历代先贤无不以山水画来表达自己卓尔不群的精神境界。

国画,尤其是山水画,与应物象形的西方绘画迥然不同,画家俯察天地万物、仰观宇宙浩瀚、以心化境、用书写式的笔墨再造胸中丘壑山水、书胸中之意韵,写天地之浩气。酣畅淋漓的笔墨之下,生成内美之心相,通过绘画语言展现物我一体的精神境界。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䢺江远眺》

看一幅国画的优劣首先要看画家的笔墨质量,可以说离开笔墨功夫就没有国画 。笔墨质量对于国画的重要性,如同细胞对于生命。山川丘壑林泉人物,无一不依靠笔墨来实现。所谓骨法用笔,就是画家在画面中的勾勒皴擦点染。《䢺江远眺》是一幅底蕴甚深,意境清奇的山水画,整幅画以篆籀之笔、积墨之法而成画。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这幅山水画,用笔苍辣自然、笔力遒劲超凡;墨色的干湿浓淡层次分明、节奏明快;简洁的山川结构与舒朗的款识,构成画面丰富生动的气韵,画面气息让人心旷神怡、荡气回肠,画中的笔墨质量尤为让人叹为观止。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远客朝圣》

《远客朝圣》是一幅烟水苍茫的现代山水画,暖绿色的山岚之间隐约有茅屋村舍、小路桥梁,小桥之上有一醒目的红色,那或许就是长途跋涉的朝圣远客吧。画面苍润的暖绿与红色形成强烈的对比,暗合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美学典范。其意境既古雅深沉又具有浪漫现代气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山谷悬楼》

淡墨劲笔的尽情挥洒,使《山谷悬楼》整幅画面大气磅礴、气脉贯通。大写意的笔法形成苍润的笔墨质感,构成浓郁清新的意境。山谷之中有三两间高悬的楼舍,仿佛居住着绝世的高人,如烟似雾的一带远山,带给人无边无际的遐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飞泉独舟》

《飞泉独舟》是一幅少见的山水画极品。厚重的积墨层次分明、遒劲的线条力透纸背、酣畅淋漓的水墨与飞騰跳跃的线条相得益彰,真可谓墨不压线,线不碍墨。在浓重华滋的墨色烘托之下,其画面意境清奇袭人。画面之中有一奋力撑船的渔父,似乎又要去笑傲远方。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毫端入圣》

松动的笔法中透着苍劲与浩然之气,山石如飞白,林木如篆籀。《毫端入圣》这幅山水画,笔墨在起承转合间任意挥洒,或许画者的思绪随着笔意已进入无我两忘的状态。此刻,心境已超然离尘、毫端如圣。然而,就是这心无挂碍的尽情挥洒,却使华滋浑厚的苍山秀水自然呈现在我们眼前。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熊尔山》

这是一幅具有现代气息的山水画精品。潇洒的笔墨,牵引着蜿蜒曲折的山势,仿佛朝我们款款而来,然而奇妙的书法款式横截其间,如一声棒喝,使流动的山势戛然而止。《熊尔山》整幅画面笔致凝练如金石、活泼如龙蛇、设色淡适古雅;山石轮廓粲然流畅、气韵弥漫;山势虽不奇峭耸拔,但却浑厚苍莽。笔锋墨韵之下,烟霭浮漾,草木华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群山望舟》

仿佛是暮秋气象,萧瑟的云水间,笼罩着清冷的薄雾。透过群山远望,有三两只渔舟正在起锚远行,《群山望舟》那凄清苍凉的意境,不禁让人心生悲凉,悲悯这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艰难地生存着……这或许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心的真实写照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当代的艺术巨匠,从少年时代就涉足绘画艺术。祂或以天府之国的山水,或以自然为景写生,或融家乡风情于笔下。时至青年时代,祂的写生足迹遍及祖国名山大川。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笔墨为媒介,从学术的角度创造并奠定了国画在当代世界艺术中的地位。

文/佳林

朗墨

吾入夜梦与八大山人共语《鹰蛇斗》

https://wp.me/p9vep8-zR

八大山人画作《个山小像》

前言:寅公于梦而做《石头记》,借以喻之!今吾亦以梦而神交八大,数语书之,仅为南柯之“以梦言梦”,徒博读者一笑尔。

是日,吾于青云谱,见青砖白墙,灰瓦红柱,;梵香净盏,笔墨端砚,好一派人间仙境!!!

竹径通幽处,月楼凉亭边,有一边房,室内明暗闪烁,梵烟缥缈,八大山人端坐闭目沉思,吾扣门而入,顶礼,于一边坐!

八大山人让童子奉茶,言此茶水取自万历古井!

吾合掌而谢!

八大山人随问:施主所来何事?

吾曰:近月拜读山人之书画,甚为赞叹,神往久矣!不期如此拜见!

山人曰:惭愧惭愧!

吾曰:君取号八大山人,以形寓意“哭之笑之”,既“哭之”然何“笑之”?

山人曰:哭之者,“国破故园在,物事人却非”;笑之者,“别人笑我太痴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吾曰:吾见山人之雄鹰画作,何以“白眼向青天”?

山人曰:故国家园,人事变迁,无聊笑哭漫流传;残山剩水,青门旧业,唯有白眼视青天!

山人见吾不甚解,便言:吾之鹰,“呆若木鸡”,欲展翅而不得,何也故?乃山河破碎,吾虽为皇族后裔,然无力家国天下事,恰如雄鹰虽有凌云之志,奈何暂栖磐石也,其又不肯与燕雀为伍,故“维鹊有巢,维鸠居之”!!!

吾曰:吾已明也!

须臾之间,吾奉上《鹰蛇斗》图,请山人赏之!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圣品画作《鹰蛇斗》

初之,山人略窥,闭目片刻,忽而山人起身直奔,顿见其双目放光,口中喃喃数语,随即顶礼便拜!

惭愧惭愧!吾画鹰甚久,于堂前参禅亦久,未得明悟,今见之,方知吾光阴虚度之,敲破雪中门!

随即,其自言:此鹰展翅以大悲心展金刚力,蛇者乃喻之人之贪嗔痴三毒也,吾等应以金刚之力而力断三毒!!!其意境之高妙无比也!

其墨色浓淡相间,相达自然,拙朴厚道,甚为畅快淋漓!

远观之,其势大气磅礴,神韵气贯;近视之,则心空万物,格高境大!

此绝非凡品,真乃千古之绝品也!今见之,不枉吾人生一世也!不枉吾人生一世也!……

刹那,

寂静,恰似一池荷叶映昏晚;

静寂,又如门前竹影催晨钟!

忽然,

悠悠钟声起,吾顿惊之,原来是梦一场!!!

回味须臾,记起永嘉禅师证道歌: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文/樵夫

朗墨

再游寒山寺,感怀千古名诗《枫桥夜泊》的书法风韵

https://wp.me/p9vep8-z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书法作品

粉黛黑瓦,小桥流水,烟雨迷蒙江南人家;枯树昏鸦,秋风夜爽,雨打芭蕉游子天涯,这就是苏城,一个历经几千年的名城。而在苏城西郊,古运河畔,有一座寒山寺在静静的看着世事无常,云卷云舒。

寒山寺很有名,因为一首《枫桥夜泊》的古诗让寒山寺响彻国内外,时至今日很多游客来苏州旅游,都想寻觅当年的枫桥,看一看那张“旧船票”能否登在人生旅途的客船。而今我每次从寒山寺前的金门路经过时,总是深情地多看一眼这座千年古刹。

犹记得当年,每逢开学,学校里就发三张免费游苏州园林的票,寒山寺是很早就去的地方,那时跟同学结伴坐上公交神往而至,因为我对苏州的印象就是源于《枫桥夜泊》。

踏着石板铺成的路,走到寺庙的西门,其黄色的照壁上写着苍劲的三个字“寒山寺”,进入寺中便是苍松翠柏,青竹石峰,而那飞檐斗拱,暮鼓晨钟,却在诉说着沧桑岁月的匆匆。

那时的我,并不了解寒山寺那丰厚的底蕴,因此几乎每次都是走马观花。最让我感兴趣的是每到一年的最后一天,那天晚上寒山寺敲钟来为人们祈福,于是我们便结伴前往,但是人太多了,实在挤不进去,我们就在小桥上等待钟声的响起。

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再看着倒映在运河里的灯火,这让我突然想到了当年诗人张继在夜半时分,看着运河两岸的江枫渔火而寂寥,悠然中传来了寒山寺悠扬的钟声,打破了深夜的宁静,也敲响了游子的离愁。而那时我也想到远在故乡的父母,不知他们可曾感受到这新年的钟声……。

寒风中,那一缕淡淡的客愁在乌啼钟鸣中朦胧隽永,思绪随着点点灯火而飘忽摇曳,那桥那水,古寺钟声尽在无言之中……。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不再是那个懵懂少年,再游寒山寺便多了一份情怀,对寒山寺的历史典故平添了许多兴趣,深入了解得知古寺,原名为“妙利普明塔院”,在唐代是因高僧寒山和拾得的到来而声名鹊起,所以人们便称寒山寺。而寒山拾得两位“疯癫和尚”竟然是文殊、普贤菩萨的化身。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法音中讲到寒山拾得与方丈的公案更让我多了几份神往。

寒山寺除了寒山拾得两位佛菩萨的故事在流传,而寺内的几件宝物也在传承着寒山寺的悠久文化,其中很著名的便是由清末著名学者、书法家俞樾书写的《枫桥夜泊》诗碑,更堪称是寒山寺中的珍藏。应该说这个书法是历史上《枫桥夜泊》书写得最好的书法,几行行楷字体一气呵成,飘逸清新,挥洒自如,而刻在碑额上更透出了丝丝古韵,意境悠远。我每次看到碑刻,便有不同的感受,随着自己学习书法,也曾临摹这首《枫桥夜泊》,感到俞樾写得虽好,甚为“养眼”,但始终感觉缺了点啥,又无法说出来。我一直在寻觅是否有更好的书法作品能一饱眼福,这个愿望就一直留在了心中。

就在旧岁,我突然看到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亲自书写的《枫桥夜泊》,顿感圣品来临!该作品以行草入笔,龙蛇气象、笔法老辣、苍劲中透着秀美、险峻中流露着温雅,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其气韵灵动,连绵不绝,大气磅礴,可以说是至高圣品,绝非凡夫能为,这就是诸佛菩萨在般若中流露出来的五明之展显,给人们带来极美的享受,更为我等书法爱好者提供临摹的至高典范。

看着寒山寺,回想那曾经岁月的无常,寒山拾得两位巨圣德早已离我们而去,祂们留下的“寒拾问答”一直教化着芸芸众生。我虽神往,然而岁月已不可再追,不免唏嘘。但不得不说我今生太幸运了,遇到了真实不虚的如来正法,就是这张“船票”可以让我登上成就解脱的“客船”。

文/樵夫

朗墨

承蒙中华文化的承上启下,汉字是唯一没有发展成拼音的文字

https://wp.me/p9vep8-zy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现代狂草书法作品

做一个测试,让一个未经训练的人与一位书法家用毛笔写相同的字,比如无意义的“无”字,尽管笔划相同,准确无误,让任何一个国人去评判的话,几乎不论男女老幼都能分出谁写得优劣。已故主席毛泽东,原本书法一般,后经人推荐,师从淮书,从此所书的狂草大气磅礴,弹指一挥间,横扫千军如卷席,书如其人,书尽其义。然而两个的同样“无”字,为什么能鉴别出好坏,究竟好在哪里?差在何处?

 

前国家主席毛泽东先生的书法作品

中国的书法,在忽略字词的意义时,就是一幅抽象画。两个相同的字,因为笔划间的位置距离不同,每一笔的阴阳顿挫的差缺,产生视觉的美感会有不同。千万别误以为在几千年前,人们已懂得欣赏抽象线条。中国书法是在代代相传的严谨训练中,归纳了笔划的最佳平衡,形成程式化的规矩,在用毛笔连贯笔划的停顿和顺势上,有了历代的积淀,形成了全体国人一致的美感共识,被称为书法功力。这种抽象美感,是经验累积的后果,是在规矩中经过严格的长期的刻苦练习,是老祖宗告诉我们如此这般才能写出好字。个人认为,千年以来的中国书法,是典型的经验文化,绝不是万物皆可行的抽象线条的节奏与和谐,与广义的抽象概念相距甚远,因为当错字连篇的时候,美感马上消失,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幅好的书法。

 

王羲之先生的书法作品

我说的经验文化是指文化发展承上启下的特点,它是代代相传的火炬接力长跑,是相对其他民族文化发展特点而言的。中国文字从大篆到小篆,变为隶书,最后发展成楷书,这是创造性的发展。但只是在封闭的本民族中完成演变,依然是经验主义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相比世界上所有其它文字,汉字是唯一没有发展成拼音文字的。拼音文字的形成,是外来文化与本民族文化交流,相互借用和融汇的结果。

 

《停云馆帖》宋克《钟繇, 王羲之小传》

不要低估了经验文化对本民族日常生活的深刻影响。去任何一家广东式“饮茶”,推出来的点心一模一样。我们大家都已了解是什么味道。参加旅行团去中国江南旅游,几乎每个餐馆都端上东坡肉,还标榜只有自家的才是正宗。去北京西安这条线,每日的团餐都有一模一样的咕老肉。我在国外去过许多的西餐馆,只有牛排,炸鱼和薯条是一样的,其余的前餐、正餐和甜食,每家西餐馆都完全不同。在学习烹饪的时候,西餐老师教的是如何创意搭配烹调,如果学生不能做到,就不能合格。现在,国内的发展变化很大,一是受开放思想的影响,二是生存竞争的需要,中餐馆的创意求新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经验文化还有许多例证,如戏曲舞台的程式化动作表演,唱腔,中国工笔画,各种工艺美术的雕刻,传统花鸟鱼虫,人物山水的写意画等等。经验主义深深根植于民间大众意识之中,除了有缺少创意的遗憾以外,对保存中华民族文化特色还是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文/世奇

朗墨

书法中“字好人不好,人好字又好”皆有,略说书品、人品、圣品

https://wp.me/p9vep8-zq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千古圣品书法

自古以来人们常说:字如其人!人们习惯性地把字的好坏与人的好坏标签式地联系在了一起,主观地认为字好人必定好,然而社会历史的发展却真实地告诉了我们“字好人不好,人好字又好”都存在!因此我们不能因人废字,也不能因字弃人,而应客观对待,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而滋养自己。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千古圣品书法

 

应该说历史上有几位书法甚好,但人品甚差而且还留下了千古罪名的代表性人物,这些人只有书品而无人品,诸如北宋宰相蔡京、南宋宰相秦桧、明朝权臣严嵩等人。当年蔡京书法之好,连“老厌奴书不换鹅”素有“米颠”之称的米芾都不得不赞叹蔡京的书法为“当代第一”,然而蔡京因其奸佞于世,被人唾弃,书法虽好,但人们把他排斥在“宋四家”之外。同样,秦桧、严嵩字写得虽好,因其个人道德品行,永远写在了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些人就是典型的“字好人不好”。

 

蔡京书法

然而历史的发展,总是不断前进,因此在中国书法史出现了许许多多既有书品又有人品的书法大家,例如唐朝太子少师柳公权、明朝名臣于谦、清朝道光时期的林则徐等。柳公权当年就以“心正则字正”的“字谏”,让唐穆宗大为惭愧,深感其借用笔法来劝诫自己,做帝王将相当以心正来面对天下的黎民百姓。因此苏轼曾诗曰:“何当火急传家法,欲见诚悬笔谏时”来表达自己的敬仰之情。

 

柳公权书法

而“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则是代表不计较个人得失,带领国民抵抗外来侵略的民族英雄,其书法厚重朴实,真正为“字如其人”。

 

林则徐书法

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励志前行!这就是“人好字也好”的代表,既有书品又有人品。

还有一种人,在修炼自己的书品和人品的同时,更向自心内省,以悲悯世人之心不断净化自己的人,在追求书法艺术的道路上,超书品、越人品而至圣品,例如太虚大师曾为赞叹弘一大师而赠偈:“以教印心,以律严身,内外清净,菩提之因。”

 

弘一大师书法作品悲欣交集

而历史以来真正达到至高圣品的则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书法圣品,佛陀不仅展显了至高五明,给人们以真正的艺术享受,佛陀的书法正是“基深内养,始行万里,感诸境入性,吸万物灵媚于合笔内情之间”而得的脱尽人间烟华,超凡化境,含藏宇宙万物于佛手一掌之间,我们不得不感叹这种书法境界是自古以来第一人!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书法圣品

历览中国书法历史,不得不感叹: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文/樵夫

朗墨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古风初脱》不仅气韵生动,且具有现代感

https://wp.me/p9vep8-z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作品《古风初脱》

这幅山水画让人一见倾心,它格调清奇,意蕴脱俗。简约朴拙的线条勾勒出丹崖丘壑、林泉茅舍。墨色层层皴染使岩石敦厚、山岚浑茫。润泽的墨色衬托之下,云霞明灭、烟云缥缈。树冠、山阴、远山是用近乎淡墨的灰绿色烘染,这样的赋色处理,使画境变得墨色淋漓、深沉厚重。山丘、岩石的阳面略施明丽的淡赭,似丹霞色,在与大面积的灰绿色鲜明对比之下,画面显得华滋奇丽、古意深深。

画中净无纤尘的清韵,与喧嚣的尘世情景明显地拉开了距离,或许这正是画家为启迪人们醒悟人生而创造的审美距离吧。画中的笔触书写性极强,山石造型与传统山水迥然不同,这是一种不着于事物表相,纯然用笔墨营造的山水心相。与传统绘画相比,虽然没有具体的可游可居的形相,却有着现代绘画艺术更为纯真的生动气韵,这种现代艺术独有的抽象特质,更能触动当代人的心弦。

这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创作的山水画作品,笔法率真简洁、气韵生动并具现代感是本作品的一大特色。

南朝谢赫的《古画品录》中,曾把“气韵生动”放在画品的首位,“气韵生动”源于画家的气质。然而决定山水画家内在“气质”的因素,往往是由画家的思想品格、文化涵养、哲学深度以及对宇宙人生的认识程度等条件来决定。自古以来,书画鉴赏就有“画品与人品不二”之说,古人认为绘画是画者内心世界与修为的外化,因此国画讲求品格,而绘画的品格又基于画家的人格,所以山水绘画之创始,多由历史上一流文人高士完成,文化品位低下者极难措手其间 ,因此自古善画者,非德人逸士莫属,非人品不端者所能为也。例如唐代书法家颜真卿,具有忠贞爱国、刚直豁达的气质,他的书如其人,刚劲浑厚、大气磅礴、气冲霄汉……欧阳修曾这样评价其书法艺术:“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态,自羲献以来,未有如公者也”。

“气韵生动”体现书画家的艺术境界,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艺术,气韵超凡脱俗,绘画造诣“超以相外,得其圜中”,作品中博大的精神境界已成为当代绘画艺术的高标。

文/悲鸣

朗墨

一抹明亮的黄色,在灰色夜空中划过,也唤醒了粉红色的浪漫

https://wp.me/p9vep8-z6

明亮的一抹黄色,在平庸灰色的世界中瞬间划过,沉闷已久的局面顿时被颠覆,粉红色的浪漫被激活,美妙的幽香追随着祥瑞的黄色弥漫四溢。傲慢的黑暗再也呆不住了,拖着长长的尾巴奔突四散,只好无奈地被边缘化。那奔流不息,形状各异的色块、千回百转的线条、散落的色点、充满动感迁变的画面,就是大音希声的苍茫宇宙之一角。

这是一幅超越具体艺术形象的抽象绘画。

    画面中富有个性的点线面,充满活力与灵性,直触观者的内心,让人产生无尽的联想与哲思。这就是当今世界伟大的艺术巨匠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现代绘画作品。

时至今日,抽象表现形式不仅在艺术创作中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也得到了一般社会大众的认同。那么,为什么没有任何具体形象的抽象画能够为大众所喜闻乐见呢?

笔者认为,由于十九世纪摄影技术的发明,使西方传统的写实绘画大为贬值。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开始,西方绘画发展出一种越来越逼真的写实主义绘画, 从画家乔托到库贝特,他们的绘画水平是以再现真实的能力来衡量的,即画家能够在平面上画出三维空间景色的能力。

局部

    1877年,美国人穆布里奇•埃德沃德成功地拍摄了动态连续摄影作品《奔马》,给摇摇欲坠的写实主义绘画观念带来了最后的一击:马在奔跑的某一个定格瞬间可以四蹄腾空,显示了与这之前描绘奔马的写实绘画的不同,从而使写实绘画的真实性受到了质疑。“一石激起千层浪”,给“万马齐喑”的欧洲绘画圈带来了冲击。当画家们的画风开始走向抽象化的时候,他们还注意到,绘画和音乐的相似之处。音乐没有表示具体内容,仅仅使用了抽象的声音元素和时间节奏,却能够感人至深甚至催人泪下。法国诗人波德莱尔曾说过:“虽然我们的感官对局部的、有限度的刺激在反应。但是全部的感官都在比较深的美学层次上有着更多的联系。”

局部

    1905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问世,大众媒体对此进行了热烈讨论。此理论挑战了绝对的时空观,对公众的认知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因此也激励艺术家对具象艺术的真实性进行了反思: 绘画艺术的意义是否一定要真实地再现外部世界? 还是应该与其他艺术一样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内心,实现艺术家与其内心的通畅交流?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东方艺术家中成功创作抽象绘画的艺术家,这与祂具有广博的文化底蕴和深厚的音乐修养密切相关。祂还是一位艺术理论家,著有《传统.无我.空间》等重要的绘画理论。祂的现代抽象绘画,以哲学思想为基础,从现代的审美观入手,摆脱了“复制真实”的桎梏, 表现了极大的抒发自由,为世界画坛创造了一种崭新的绘画形式。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绘画创作,启迪我们要从表象中解放出来,通过直觉和本能直接寻找艺术灵感,更加自由地表现我们的内心世界。

文/力舟

朗墨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现代绘画表现了宏观与微观的世界

https://wp.me/p9vep8-yX

画面,仿佛长方形的取景框,把一只美丽的大眼睛定格在局部,瞳仁连同眼白似乎被彩虹映染成粉紫色。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现代画作品)

又如淡紫色的美丽光环,似水之波纹,从中心向四周层层辐射。在舒朗光波的间隙中,有密密扎扎的线条迂回曲折、缠绕盘旋、奔突碰撞,像海潮中的漩涡与泡沫,又像是从空中俯瞰地面。

不管像什么,画面左边鲜明的色块和光晕与右边密集的线条形成强烈的对比,正如国画构图中所言“密不透风疏可走马也”。画面中,疏与密的对比,宏观与微观的比照所营造的抽象意味,顿时把人带入了深邃的哲学思考。

佛经《维摩经·不可思议品》中有芥子纳须弥之说。说的是须弥至高广大,芥子至小甚微,但像芥子一样大的空间,却能够容纳得下须弥山一样大的世界。历史上曾有这样一段公案,说的是唐朝江州刺使李渤,问道智常禅师,提到“芥子纳须弥”时他说,小小的芥子,怎么能容纳得下须弥山呢?我觉得太离奇了,实在无法理解。

 

(局部)

智常禅师听了李渤的话莞尔一笑说,我听人家说你‘读书破万卷’,是否属实?

当然属实!我半生博览群书何止万卷啊!李渤显出一派得意自信的姿态。

可是你读过万卷书的学问又都存在什么地方呢?智常禅师顺着问。

此时李渤用手指着自己的脑门说,当然都存在这了。

智常禅师说,奇怪,我看你的脑袋只有椰壳这么大,怎么可能装得下万卷书的内容呢?莫非你在骗人吧?

李渤听后,顿时幡然有悟,……这就是闪烁着智慧光芒,起源于东方的哲学思想。

二十世纪以来,由于社会形态及文化结构的剧变,独具魅力的东方文化被西方异质文化全面渗透,人们多无视于这尽细微至广大的哲学内涵,东方文化的本色渐渐失落。当一个民族遗忘背弃了真正的精神文化传承时,那些煞费苦心的前卫艺术,虽然也能发掘出各式各样情感表现的空间,却很少有人能将民族的情感与思想引导到一个有价值的终点,这就是今天的绘画作品往往耽于欲望的宣泄,而不能赋予绘画形式以崇高的精神内涵。

 

(局部)

面对当代画坛的文化现状,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抽象绘画语言为载体,创造了一系列既符合当代人的审美,又能传达东西方文化精神的绘画作品。这些作品以流动的色块和肌理有机地组成画面,以绮丽的语言风格呈现出抒情格调,牵动观者以实现审美,由此把人们混乱的思绪带入崇高的哲学思考。从世界艺术史来看,崇高的艺术家,多是尝试以抽象的绘画形式,来拓宽精神的表达边界,借此来传达某种深邃的哲学意义。

文/鲁嘤鸣

朗墨

惊叹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的笔墨功夫和意境

https://wp.me/p9vep8-yN

山水画直接是中国哲学的文化形态,古代画家董源、巨然、宗炳、郭熙、黄公望、石涛、八大山人等历代先贤无不以山水画来表达自己卓尔不群的精神境界。

国画,尤其是山水画,与应物象形的西方绘画迥然不同,画家俯察天地万物、仰观宇宙浩瀚、以心化境、用书写式的笔墨再造胸中丘壑山水、书胸中之意韵,写天地之浩气。酣畅淋漓的笔墨之下,生成内美之心相,通过绘画语言展现物我一体的精神境界。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䢺江远眺》

看一幅国画的优劣首先要看画家的笔墨质量,可以说离开笔墨功夫就没有国画 。笔墨质量对于国画的重要性,如同细胞对于生命。山川丘壑林泉人物,无一不依靠笔墨来实现。所谓骨法用笔,就是画家在画面中的勾勒皴擦点染。《䢺江远眺》是一幅底蕴甚深,意境清奇的山水画,整幅画以篆籀之笔、积墨之法而成画。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这幅山水画,用笔苍辣自然、笔力遒劲超凡;墨色的干湿浓淡层次分明、节奏明快;简洁的山川结构与舒朗的款识,构成画面丰富生动的气韵,画面气息让人心旷神怡、荡气回肠,画中的笔墨质量尤为让人叹为观止。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远客朝圣》

《远客朝圣》是一幅烟水苍茫的现代山水画,暖绿色的山岚之间隐约有茅屋村舍、小路桥梁,小桥之上有一醒目的红色,那或许就是长途跋涉的朝圣远客吧。画面苍润的暖绿与红色形成强烈的对比,暗合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美学典范。其意境既古雅深沉又具有浪漫现代气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山谷悬楼》

淡墨劲笔的尽情挥洒,使《山谷悬楼》整幅画面大气磅礴、气脉贯通。大写意的笔法形成苍润的笔墨质感,构成浓郁清新的意境。山谷之中有三两间高悬的楼舍,仿佛居住着绝世的高人,如烟似雾的一带远山,带给人无边无际的遐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飞泉独舟》

《飞泉独舟》是一幅少见的山水画极品。厚重的积墨层次分明、遒劲的线条力透纸背、酣畅淋漓的水墨与飞騰跳跃的线条相得益彰,真可谓墨不压线,线不碍墨。在浓重华滋的墨色烘托之下,其画面意境清奇袭人。画面之中有一奋力撑船的渔父,似乎又要去笑傲远方。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毫端入圣》

松动的笔法中透着苍劲与浩然之气,山石如飞白,林木如篆籀。《毫端入圣》这幅山水画,笔墨在起承转合间任意挥洒,或许画者的思绪随着笔意已进入无我两忘的状态。此刻,心境已超然离尘、毫端如圣。然而,就是这心无挂碍的尽情挥洒,却使华滋浑厚的苍山秀水自然呈现在我们眼前。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熊尔山》

这是一幅具有现代气息的山水画精品。潇洒的笔墨,牵引着蜿蜒曲折的山势,仿佛朝我们款款而来,然而奇妙的书法款式横截其间,如一声棒喝,使流动的山势戛然而止。《熊尔山》整幅画面笔致凝练如金石、活泼如龙蛇、设色淡适古雅;山石轮廓粲然流畅、气韵弥漫;山势虽不奇峭耸拔,但却浑厚苍莽。笔锋墨韵之下,烟霭浮漾,草木华滋。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群山望舟》

仿佛是暮秋气象,萧瑟的云水间,笼罩着清冷的薄雾。透过群山远望,有三两只渔舟正在起锚远行,《群山望舟》那凄清苍凉的意境,不禁让人心生悲凉,悲悯这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艰难地生存着……这或许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心的真实写照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当代的艺术巨匠,从少年时代就涉足绘画艺术。祂或以天府之国的山水,或以自然为景写生,或融家乡风情于笔下。时至青年时代,祂的写生足迹遍及祖国名山大川。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笔墨为媒介,从学术的角度创造并奠定了国画在当代世界艺术中的地位。

文/佳林

朗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