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入夜梦与八大山人共语《鹰蛇斗》

https://wp.me/p9vep8-zR

八大山人画作《个山小像》

前言:寅公于梦而做《石头记》,借以喻之!今吾亦以梦而神交八大,数语书之,仅为南柯之“以梦言梦”,徒博读者一笑尔。

是日,吾于青云谱,见青砖白墙,灰瓦红柱,;梵香净盏,笔墨端砚,好一派人间仙境!!!

竹径通幽处,月楼凉亭边,有一边房,室内明暗闪烁,梵烟缥缈,八大山人端坐闭目沉思,吾扣门而入,顶礼,于一边坐!

八大山人让童子奉茶,言此茶水取自万历古井!

吾合掌而谢!

八大山人随问:施主所来何事?

吾曰:近月拜读山人之书画,甚为赞叹,神往久矣!不期如此拜见!

山人曰:惭愧惭愧!

吾曰:君取号八大山人,以形寓意“哭之笑之”,既“哭之”然何“笑之”?

山人曰:哭之者,“国破故园在,物事人却非”;笑之者,“别人笑我太痴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吾曰:吾见山人之雄鹰画作,何以“白眼向青天”?

山人曰:故国家园,人事变迁,无聊笑哭漫流传;残山剩水,青门旧业,唯有白眼视青天!

山人见吾不甚解,便言:吾之鹰,“呆若木鸡”,欲展翅而不得,何也故?乃山河破碎,吾虽为皇族后裔,然无力家国天下事,恰如雄鹰虽有凌云之志,奈何暂栖磐石也,其又不肯与燕雀为伍,故“维鹊有巢,维鸠居之”!!!

吾曰:吾已明也!

须臾之间,吾奉上《鹰蛇斗》图,请山人赏之!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圣品画作《鹰蛇斗》

初之,山人略窥,闭目片刻,忽而山人起身直奔,顿见其双目放光,口中喃喃数语,随即顶礼便拜!

惭愧惭愧!吾画鹰甚久,于堂前参禅亦久,未得明悟,今见之,方知吾光阴虚度之,敲破雪中门!

随即,其自言:此鹰展翅以大悲心展金刚力,蛇者乃喻之人之贪嗔痴三毒也,吾等应以金刚之力而力断三毒!!!其意境之高妙无比也!

其墨色浓淡相间,相达自然,拙朴厚道,甚为畅快淋漓!

远观之,其势大气磅礴,神韵气贯;近视之,则心空万物,格高境大!

此绝非凡品,真乃千古之绝品也!今见之,不枉吾人生一世也!不枉吾人生一世也!……

刹那,

寂静,恰似一池荷叶映昏晚;

静寂,又如门前竹影催晨钟!

忽然,

悠悠钟声起,吾顿惊之,原来是梦一场!!!

回味须臾,记起永嘉禅师证道歌: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文/樵夫

朗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